我打入了一个喜欢把女装上的“有机玻璃纽扣”

 公司新闻     |      2016-01-10

  “请带感情阅读”是我们在微信上的固定栏目,每周二我们会讨论LGBT、两性、情感、女性的问题,还有一些真正走心的话题。今天我们去体验了人类复杂情感的一种——恋物癖。

  网上有一个《百度贴吧就是性癖百科》的热门帖子,里面列举了恋腋毛癖,喜洋洋爱好者,喜欢巨大少女的男人们(比如魔法少女中的巨大化小圆,尺寸达到恒星团级别),异装胶娃,人马娘(“驯马”的方式就是骑着她一边飞驰,一边狂野地嘿咻)……

  但真正吸引我注意的绝对是这个癖好,听起来极其专业、极其清真——有机玻璃纽扣。帖子里的介绍是:一个神秘组织,他们会把女孩衣服上的圆纽扣P得超大……非常神秘。

  于是我顺道儿找到了百度贴吧,这个神秘组织的发帖分为几类,一种是把美女的正常衣服上P满巨大的玻璃纽扣。如果你盯着那些亮晶晶的东西看就了,居然真的会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贴吧里还有一些标题为“自己老婆”“纽神美女”的真人照片,照片风格非常一言难尽(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躺着)。看到这里我才意识到,也许这不是一个交流服装 PS 技术论坛或者纽扣商家联盟,这或多或少一定与性有关。

  “她说着在布料的外面一紧一松的按摩起来,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头上也湿了,这时,她有些不知所措,在我的指挥和帮助下,迅速的脱下灰色有机玻璃纽扣的那件,又把蓝色有机玻璃纽扣的那件用同样的方式裹在了++上,瞬时眼前出现的又是一片蓝色的炫丽光彩……”

  毕竟没有带把儿,我看得还是有些迷惑,材质坚硬的纽扣也可以成为某种刺激物吗?

  贴吧里也有讲纽扣与家庭的长篇严肃文学,不得不说这种痴迷程度还是有点儿可爱。

  “有谁会相信,在一个奇冷的北方冬夜,一位懵懵懂懂十三四岁的少年中学生夜翻校墙将邻居后院凉衣绳上的一件衣服上的有机玻璃纽扣一个个用刀割下,占为己有。婚后,我特意为妻购买了有机扣,精心为她缝上,但她却毫不领情反骂我没有出息,衣服穿出不久纽扣就被去掉了,理由是太老土,而她自选的现代纽扣难看之极,以至于一年半载也未与妻同房。”

  有机玻璃纽扣贴吧的关注者只有403个,我把频繁出现的那些 ID 点开,想研究研究他们平时还喜欢些什么。他们的贴吧关键词有这些:男扮女装谈恋爱吧/女衬衫吧/纽扣吧/陈妍希/刘涛/张含韵/王小丫/李芸/八十年代电影演员/七十后女人/可爱女生/中年人生情感吧/透明衬衣/70年代/红衬衣/红西装/历史……

  这么说来,他们的偶像好像有一个共同特点——脸都挺圆的——让人想起某种亮晶晶、圆润的东西……连“酸酸甜甜就是我”也没有逃脱“被有机扣化”的魔咒。

  于是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关于“有机玻璃纽扣”的信息,发现了一大群受到纽扣的蛊惑而苦闷的男人,这让我联想到了 VICE中国 以前发过的几篇文章,古巴男人往丁丁里镶珠,淋尿癖、在床上叫爸爸的女孩们。

  带着好奇,我在网上搜到了他们的 QQ 群。两天之后我被批准成为了纽扣界的粉丝。群共享文件里有一份古色古香的《群主告白》,文学造诣可以说是很古典了。

  还有一份《咏有机玻璃纽扣诗词》,简直魔幻得上天了。说实话要不是旁边重复的“喜欢有机玻璃纽扣”的话,我可能真的以为在看唐诗宋词三百首。

  在天涯 BBS 上也有这种对民族企业家的呼吁,跳过这些洋洋洒洒浮夸的文风,完全可以感觉出来他们心里对玻璃扣是有种自信的, 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我们有机扣和外面那些别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纽扣群里一共有118个人,通过他们的资料和 QQ 空间,不难得出他们的基本 profile:99%是男性,多为70、80年代生人,已婚,头像以茶杯、中国结、爱心、腾讯企鹅、纽扣女装图片为主。

  大家不怎么聊天,大多时候就是某人发一张图片,接着各位发出“点赞”的表情,一轮基本交流就算结束了。看来这个群里最鼎盛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为了让群里热闹起来,我让设计同事做了两张他们喜欢的巨大纽扣图,还特意嘱咐“记得要注意同色系配色,而且要 P 得拙劣、夸张一点,千万别 P 太精细了。”

  最后我只好私下加了群友,问了一些我最好奇的问题。当然,我也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安全的“人设”:性别男,35岁,20多岁在电视剧里看到纽扣后不能自拔,有一个准备结婚的女友,同居中,犹豫是否应该告诉她我的罕见癖好。

  本着科学求教的态度,我也好奇到底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通过扣子得到快感。不过因为大多采访对象都是30-50岁的中年人,所以别指望他们能说出“丁丁”或者“撸”的替代词。

  总的说来,扣子的性吸引力主要在光泽和触感。他们喜欢用带有机扣的女式衣服,最后 SJ 在扣子上。

  湖北男人告诉我,他平时也喜欢穿上那些带有玻璃纽扣的女装。衣服都被藏在他的办公室里,“不敢和老婆说。”

  另一个群友说在啪啪啪的时候他总是让老婆穿上纽扣衣服,但问到对方是不是意识到他的癖好,他坚定地说“她不知道”。

  在这个问题上,我遇到一个自称“只有27岁”的年轻男性。据他所说,他至今还是处男,因为“不需要真的和女人做爱,用有机扣解决。”但提到未来,他还是自然而然地说“以后结婚啊。”

  另外一个50岁出头的男人(建筑行业)告诉我,“和老婆可以,但心里还是要幻想着有机扣。”

  刚开始因为他们的直白用语以及大尺度的黄图和黄视频(顶着纽扣撸管的短视频),都快把我聊抑郁了。他们发的东西到底有多黄呢?——这么说吧,我发给研究性学的同事时,她回复了一句“……我还以为我准备好了。”

  当然,除了用纽扣撸管之外,我也遇到了一个纯粹欣赏纽扣之美的人,他在 QQ 上给我发了至少20张自己的照片,比如灰色或黑色的中年夹克和羊毛衫上缀满了粉色或奶油色的玻璃纽扣,有些还挺有设计感。最后他留下一句“你有我痴迷纽扣吗?”之后,就从这个江湖里消失了。

  “1969年8月,有机玻璃纽扣在天津开始试生产。当时的纽扣种类极少,没什么特色,人们爱美的天性受到较长时间的压抑。有机玻璃纽扣以其光滑明亮的外表形象、丰富多彩的色调变化,刻点燃了人们近似干涸的心。尽管当时单枚有机玻璃钮扣在0.17元左右的价格对于纽扣来讲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但还是经常被抢购一空。不出一年时间,几乎全国所有女性服装都全都采用了有机扣。”

  有机玻璃纽扣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整整辉煌了二十多年。我们这一代出生的时候,正是有机玻璃纽扣从从市场上渐次退出的年代。我们在猎奇的时候多半忽略了时代的特色,60、70年代的性资源必然是缺乏的,女性不敢“爱美”,害怕染上“资产阶级的气息”。而当时横空出世的带着亮光的玻璃纽扣,就是当时唯一可以与“女性化”产生关系的物件了。也许可以这么说,解开扣子,就是解开了一个女人的衣服。

  关于这点,我也咨询了一下潜伏在VICE中国内部的某性学博士,“他们有些人对扣子的迷恋是和小时候穿戴这样扣子的女孩或者女老师联系在一起的,对这些女性形象的幻想和自己无法控制的性冲动,一起作用可能就形成了后来的性趣,后来再经过多年的放大和改写。比如这些他们现在分享的图片里,扣子总是在一个女性的胸部或yin道口,也就是女性的性器官,象征意义就很明显——这扣子解开了,后面就是我的极乐世界了。所以他们真正的欲望所在还是女性身体,而不是扣子本身。”

  和他们聊了快一周之后,我在这群人身上没有感觉到胆怯,而是平静地接受,他们不把这样的行为称为“病态”“性癖”,而强调“恋物”以及“怀念那个年代”。无论是贴吧还是 QQ,藏在网络背后的这群中年人好不容易能放下面具,大方谈性,直面欲望。比起辛苦地与“特殊癖好”搏斗,他们在网络背后的虚拟圈子里找到了一群同谋,并与之共享一个秘密,想想和现在的“追星粉丝团”一样是种宽慰吧。

  只要你能想到的欲望,就八成有人能分享你的想象和爱好。诚实地直面欲望,只要你的性趣不涉及未成年人,不涉及对他人的胁迫或伤害,就没什么可耻的。多数时候我们的焦虑来自这种羞耻感,而不是来自某种欲望本身。希望我们都能为自己的欲望找到安放之处,然后能够更轻松的面对现实生活。

  (VICE中国 网站上还有很多关于特殊性癖、恋物癖的文章,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可以点击图片浏览)

  很可能你的答案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我们也会对一些有突出 ‘表现’ 的人,进行单独硬聊。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